组织“黑社会”,杀死1人,重伤3人 曾入围《福布斯》新首富热选之“300富”大名单非法敛财600余万元,偷税346万余元因其恶名昭著人们竟只知其绰号不知其本名   


他曾入选过2002年《福布斯》新首富热选之“300富”大名单,他曾是辽阳市最有名的黑社会老大,他甚至由于“四毛子”的绰号太响而让人们忘了他的本名。不过,随着一声枪响,这一切都彻底烟消云散了。   


2004年12月30日,辽阳市带有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老大”,绰号“四毛子”的张宏东被执行死刑。   


直击“四毛子”被裁定死刑   


上午不到8点,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口就聚集了大批闻讯赶来的群众,记者注意到,不少辽阳牌照的车辆也出现在法院门口。而此时,即将宣布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对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伤害、故意杀人、窝藏、非法拘禁、强迫交易、偷税、妨害作证犯张宏东,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犯赵喜彦,故意杀人犯刘井利的刑事裁定和执行死刑命令的法庭已经座无虚席。   


记者了解到,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曾判处三人死刑,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张宏东、赵喜彦、刘井利三人不服,提出上诉。经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8点左右,张宏东等三人被法警带上法庭。在整个宣布刑事裁定和执行死刑命令过程中,一名中年女子一直在哭,当有人坐在她前面时,她就会激动地要其让开。而张宏东一直面无表情。当宣布执行死刑时,法庭内不少人站了起来。随后,数辆警车将张宏东三人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组织“黑社会”敛财600万   


据了解,张宏东自1997年以来,为了使其已有的经济实力稳固壮大,实现其非法控制社会的目的,积极网罗人员,形成稳定的犯罪组织,并以其为组织、领导者,以赵喜彦和同案犯郭永纲、贾长吉、刘立东、陶波(均已判刑)及李洪生、赵吉伟(均在逃)为骨干成员,以同案犯冯喜德、韩峥、刘勇、郭永强、刘凡(均已判刑)等人为追随者,以暴力、威胁等手段,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聚敛钱财,非法收入人民币600余万元。   


除非法聚敛钱财外,张宏东还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指挥该组织成员结伙并自行实施其他犯罪共13起。其中,故意伤害犯罪3起,致重伤3人(其中2人三级伤残);故意杀人犯罪1起,致死亡1人;非法拘禁犯罪2起,拘禁2人次;偷税犯罪2起,偷税总额计人民币346万余元,占同期应纳税总额19%。   


“黑社会”火并右眼被重伤   


提到张宏东不能不提到另一个人杨忠学。去年9月份,曾经备受关注的辽阳另一涉黑团伙主犯杨忠学,经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执行死刑。而实际上,在一些人的眼中,杨忠学在“名气”上远远比不上“四毛子”张宏东。   

1993年7月,杨忠学与把持着石化产品买卖的张宏东在经营活动中因经济利益产生矛盾,虽然也有一些人出面调解,但是没有成功,从此积怨颇深。   


1995年春天,手下孙利向杨忠学提出“干掉张宏东”,杨忠学同意并嘱咐孙“注意点,千万别露了,出事就是大事”。为此,杨忠学向孙提供了一支“五连发”猎枪和二十余发子弹以及张宏东每个星期一、星期二都到辽阳化纤经贸大厦办事的活动规律。1995年9月11日上午,孙利携带“五连发”猎枪将张宏东右眼打成重伤,双下肢打成轻伤。   


张宏东被打成重伤后伺机报复,便与赵喜彦、郭永纲及李洪生预谋打杨忠学。1997年3月22日19时许,赵喜彦、郭永纲及李洪生分别持猎枪到辽阳市乾源长乐宫附近,赵喜彦与郭走到杨乘坐的旅行车旁,郭持枪朝坐在车内的杨面部打一枪,杨忠学面部损伤构成重伤,三级伤残;后张宏东安排赵喜彦、郭永纲再次枪击杨,郭便纠集贾长吉打杨并让贾准备蒙面的套帽;1998年8月15日23时许,赵喜彦、郭永纲、贾长吉到辽阳市新华特种钢材有限公司办公室内,分别蒙面持猎枪对杨忠学及刘某、梅某某等人连开数枪,造成多人轻伤。   


杀人夺矿“四毛子”罪行累累   


2000年,张宏东指使刘立东加害叶某,刘答应后将赵喜彦找回辽阳,并给赵喜彦人民币2万元,表示其和张宏东都希望杀死叶。张宏东让赵喜彦听从刘的指挥尽早将叶杀死。同年5月8日23时许,赵喜彦、吴瑞昕(已判刑)分别持猎枪到叶家,赵喜彦持猎枪从窗外照叶头部开了一枪,随后,二人冲进室内又向叶开枪,被害人叶某因急性失血性休克而死亡。   


张宏东与李某某之间有债务关系。1999年10月的一天下午,张宏东指派谢延令(已判刑)、陶波及李洪生与刘立东一道强行将李带到张宏东公司车库内,陶波用手铐将李双手反铐,并与刘立东、谢延令及李洪生对李拳打脚踢。张宏东随后赶到车库,亦对李进行殴打,逼李还债,直至次日下午,在李同意找担保人还债后,才将李放走。因李某某再次欠款但多次索要未果,2000年5月1日下午,郭永强、赵吉伟将李强行带到张宏东公司浴池内,郭、赵二人与正在张宏东公司的刘凡共同对李进行谩骂、殴打、看管,张宏东与陶波从外地回到公司,亦对李进行殴打,在将李拘禁数日后放走。   


张宏东于1999年11月取得辽阳县吉洞乡大安滑石矿的采矿权,该矿与毛某某经营的振海皂石矿探矿范围相邻,在采、探矿过程中,两矿产生了矿界纠纷。在管理部门尚未对两矿的矿界作出最终确认之前,张宏东指使有关人员将振海皂石矿绘入大安滑石矿的开采范围。2000年7月,毛某某被迫将该矿的探矿权转让给张宏东。   


曾候选新首富热选之“300富”   


2002年10月份,新浪网在国内财经的栏目中,有一篇《新青年财富》杂志推出的《福布斯》新首富热选之“300富”大名单之更正版。在这张大名单中,有中国人知晓的数名知名大集团的老板,也有一些很少在杂志和报纸上见到的“小人物”,但是就其财富来说,最多的达到几十个亿,最少的也达到了数千万。   


而在这份大名单中,就有张宏东的名字,单位为辽阳石油化纤物资供销公司,财产不详。虽然《福布斯》表示这个评选与他们无关,但能够入选这个“300富”大名单,足以说明张宏东当时的实力与名气。   


人们只知“四毛子”不知其本名   


提起“四毛子”,辽阳许多普通老百姓都知道,知道“四毛子”是一个很有能量的人物,跟他扯上关系的也不是一般人。在这样那样的传言中,人们甚至不知道“四毛子”的本名叫张宏东了。至于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知道他,记者得到的回答更多是“挺有名气的,挺厉害的,听别人说的”,至于说到“四毛子”具体作恶的事情,几乎就无人知晓了。但是一般老百姓一提起黑社会,就会想到“四毛子”,“四毛子”仿佛成了人们心中黑势力的代名词。   


记者从一些知情人士口中了解到,张宏东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他当年掌握着辽化的产品买卖生意,其他买家都必须从他手中购买产品,而其他人想“插足”,都被他视为“敌人”,对这样的“敌人”张宏东一律用“强硬”手段解决。   

记者曾经试图在辽阳了解一些张宏东被捕前后的经过,但是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当年张宏东是被上级专案组直接拘捕的,辽阳市当地的政法机关并没有参与,所以对张宏东的拘捕过程以及之后的一些消息都知之甚少。但是在鞍山市法院以及公安系统中,除掉张宏东黑社会团伙,都成为当年工作报告业绩的重点。    

本文地址:http://nhxzy.com/post/33.html
如觉得本文对你有用,请随意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