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讯 每一段婚姻都应该被祝福。

  不过,对夏瀛洲和他的新婚太太“蓓蓓”而言,这一声祝福好象有点奢求。

  七月十四日结婚当天,为了躲开媒体的镁光灯,夏瀛洲带着准新娘蓓蓓,演出一场紧张又刺激的“落跑婚礼”。他们本来选定在海明寺由悟明长老主持一场佛教婚礼,不料被记者盯上并守候在住宅和海明寺外,婚礼只好更改到“军方”的一处礼堂举行;本来邀请了三桌的至亲好友,一起到海明寺分享他们的新婚喜悦,也只得临时取消。当婚礼如期举行后,夏瀛洲对友人吐露了如释重负的心声。他说:“希望以后不要再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更期盼从此过着平静的生活。”

  将军的新娘小他廿四岁

  去年底,因为前妻和勤务兵传出恋情而离婚的“国防大学”校长夏瀛洲,证实已经再婚;至于他那位神秘的新娘是谁?答案也揭晓。她不是“国防部”的雇员,也不是外传夏瀛洲在离婚前就已经交往的女朋友。她是今年二月才认识的秦小姐,三十八岁(足足比夏瀛洲小二十四岁),夏瀛洲叫她蓓蓓。她本来在高雄中正文化中心工作,负责安排艺文活动的演出和展览,因为和夏瀛洲热恋三个月后谈及婚嫁,决定和他厮守终身,却又担心成为新闻人物,干脆向服务单位提出辞呈,决心做专职的夏太太。

  促成这一段婚姻的介绍人,是夏瀛洲在佛教界的好朋友圣雄法师、陈惠群和高等法院高雄分院的庭长黄清江夫妇等人。他们和夏家很熟,圣雄法师还是夏瀛洲的前妻皈依佛门的法师。他们目睹一个婚姻的破灭,也积极协助夏瀛洲找到新的感情归宿。

  夏瀛洲的婚变过程特殊,很多朋友和长官担心他受不了这个打击,纷纷帮他介绍女朋友,可惜都没有来电的感觉。一直到蓓蓓出现后,夏瀛洲被她的温柔吸引,决定展开积极的攻势,果然三个月内就掳获她的芳心。

  蓓蓓是陈惠群指导的合唱团团员,今年春节过后,一群朋友相约到夏瀛洲家,一方面安慰这位在婚姻中失败的男人,一方面希望安排夏瀛洲和蓓蓓见面。为不让两位当事人有心理压力,他们当时都不知道这是刻意安排的相亲场合。第一次见到夏瀛洲的蓓蓓,小声地对坐在身旁的陈惠群说:“老师,他是六颗星的将军吗?”其实,夏瀛洲是三星上将,只是蓓蓓把他左右两肩各三颗星加起来,以为他是六星上将。当天,夏瀛洲让蓓蓓留下温文的军人印象,但是她并不知道夏瀛洲才经历了一场痛彻心扉的难堪婚变。倒是夏瀛洲问了她一句:“你结婚了没?”为他们的交往写下了脚注。

  第一次见面彼此印象不坏,很快的夏瀛洲被邀请到高雄法兴禅寺散心,蓓蓓当然也在场,夏瀛洲再度被蓓蓓甜美的声音吸引。短短两天的停留,到了说再见的时候,夏瀛洲请大伙吃早餐;因为要赶飞机回台北,他觉得不能再犹豫,走向前对她说:“喂,你常到台北玩吗?”接着给她四个可以找到他的电话号码,蓓蓓也不吝给他联络电话。这一次见面,蓓蓓参加的读书会正在研读高行健的作品《灵山》,她顺手把这本书交给夏瀛洲,希望知道他的读后感言。

  为了掳获蓓蓓的芳心,六十二岁的夏瀛洲表现得很积极,每个周末往高雄跑;为了保密,连参谋都不通知,自己到机场买票、划位。有一次,在机场柜台被“国防大学”的学生撞见,还问他:“校长你自己买票?”恋爱中的男人一点也不觉得辛苦,年龄、军阶更不是问题。

  真爱来敲门走出失婚痛

  陈惠群透露,夏瀛洲很浪漫,在往高雄的爱情长跑中,他用纸条写下心情写照,交给蓓蓓。例如初见到她时,他写下了“姑苏美女,声音甜”。面对夏瀛洲猛烈的攻势,蓓蓓很快被这位婚姻失败的男人感动。在决定订婚时,兴奋的夏瀛洲又写下“法兴禅寺订终身,观音加持洒甘霖,皈依三宝同修证,离苦得乐出凡尘”的诗句,对她表达爱意。她觉得这位大她二十四岁的将军情人,年龄不是问题,反而是竞争对手实在太多,因为有太多人要帮夏瀛洲找伴侣。她曾经调皮地对朋友说:“我的情敌真的粉多粉多,要赶快占位置,不然就被别人抢走了。”

  事实上,有媒体两个月前报导夏瀛洲婚变后,夏瀛洲就接到许多女性读者的信件。有人毛遂自荐想和他交往,有人愿意帮他介绍对象;积极的还找到他家的电话,打电话去询问,难怪蓓蓓也希望把这段感情稳定下来。

  交往过程中,她同情他的婚变遭遇,目睹、心疼他的痛苦和挣扎,当他的婚变故事出现在媒体上时,蓓蓓眼里的这位强悍的将军情人心情低落到谷底。蓓蓓认为还好有她在旁边鼓励,他变得更有朝气、有活力;而她自己也有了一分安定感,决定陪这位外表刚强、内心温柔的男人走出失婚的阴影。

  当然,蓓蓓的家人一度因为夏瀛洲的年龄而担心,但积极的夏瀛洲并不退缩,他分别和蓓蓓的母亲、哥哥见面,争取他们的支持,最后终于除去他们心中的疑虑。

  低调谱佳音喜饼分批买

  当夏瀛洲的新娘,蓓蓓表现得十分体贴。因为夏瀛洲的身分关系,婚礼必须低调,最好是不要见报再成为新闻人物,所以以前约会时候,尽量不要被撞见,现在连安排结婚都要刻意偷偷摸摸。有一次,两个人一起到照相馆拍大头照,店老板一句:“夏校长恭喜!”着实把两人吓一跳,也感受到媒体的力量实在太大,竟然把他们变成家喻户晓的新闻人物。这么一来,他们连拍摄结婚照的计画也暂时免了,因为怕婚还没有结,照片就先外流登在报纸上,或出现在电视上。

  结婚照暂时不要拍,但是为了让至亲好友分享他们新婚的喜悦,喜饼总是不能免的。只是当蓓蓓高兴地到店里订购时,店员问她新人的名字,就让她打了退堂鼓,因为她担心说出夏瀛洲三个字,又变成新闻人物。连跑两家店,她都在对方问她“新娘、新郎的大名是?”时退缩出来,最后只好找一家店,每次五盒、五盒分批买回家,才解决这个尴尬的问题。

  携手共婵娟远离镁光灯

  结婚当天,夏瀛洲为了躲记者,安排一场落跑婚礼。蓓蓓二话不说,配合演出紧张刺激的“落跑新娘”角色。她没有穿上每个新娘梦寐以求的婚纱礼服,也没有到美容院特别化妆、梳头。她略带着委屈的口吻告诉朋友说:“我自己梳头、自己化妆。”

  夏瀛洲把主持婚礼的海明寺悟明长老,请到一处他认为记者应该找不到的地方,不过他也不是很有把握,所以对蓓蓓说:“如果记者跟来,婚礼就暂停。”蓓蓓可以体谅夏瀛洲做为军人,不愿私生活一再被报导的心情;但是当时乍听之下,她的眼泪差点掉了下来。事后她说:“还好记者没有来。”

  婚礼虽然简单,不过在四位介绍人见证下,他们决定携手同行。夏瀛洲感动地拉起蓓蓓的手告诉她:“人生的旅途是one way ticket,过去的事不可能重来。我们向前行,不回头。”蓓蓓则希望眼前的这位“大丈夫”身体健康,两人一起走更远的路。

  当然,他们更希望这是一个满载着祝福的美丽结局。


本文地址:http://nhxzy.com/post/45.html
如觉得本文对你有用,请随意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