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报重庆消息 据重庆法制报报道,5月19日下午4时,重庆市看守所警车云集,戒备森严。身着新式法官服的市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向张君、秦直碧、全泓燕、严敏、朱加武、纳波、王俊、莫金英、陈世星、杨明燕、杨明军分别送达传票,通知他们第二天早晨9:00,将开庭宣布市高级法院最后的复核结果。

  决定生死的时刻终于在5月20日上午9:00降临,至去年“9-19”张君被擒,整整八个


月时间,244天。最后15小时监管开始了。


  张君下棋,盘盘皆输

  5月20日早晨7点10分,全副武装的市高级法院的法警将张君从监舍提出来,在看守所宽敞的地上,开始对张君最后的“制服”:

  4个强悍、高大的法警将其手铐去掉,用手指粗的麻绳像缠麻花般将张君双手反捆起来。也许是看到捆梆现场有30多个百倍警惕的武警、民警,他意识到已到了最后的时刻,残存的希望终于破灭,发出了绝望的哭嚎。看守所的每一个角落都能听见张君夸张如女声样的刺耳不断尖叫。张君整个身子在颤抖,眼突凸,满脸通红,五官扭曲变形。法警鄙夷地斥责:“别吼了,你表演太夸张了。”张君瞪着血红的眼睛,挣扎着活动双手:“我痛呀,痛到心尖尖里去了。我好没有面子呀?”

  19日夜,张君又连续下了一个通宵的棋。自从一审之后,据监管张君的民警介绍,张君很沮丧,食欲、精神远不比以前,且精神常常不能集中,连下棋也一盘未赢,似乎完全不在状态。他的意志几乎垮了,内心十分惊恐,但又极力掩饰。强作笑脸对盘盘赢他棋的民警说:“恢复一阵就可以打个平手,只是时间不多了,不知还有没有时间打谱。”

  秦直碧:完了完了

  秦直碧一接到传票,便发出绝望的哀叹:“完了,完了?”

  直接参与抢劫金店的秦直碧被张君讥为“头脑简单、胆子很大”,直到此时,也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憨样子。“做得就受得,只能这样了。”

  入夜,秦直碧轻松地与同舍照顾她起居的女犯人玩起了扑克牌。好象有预约,女犯人故意不胡牌,让秦赢了好几把,秦直碧高兴得眉飞色舞的。

  秦直碧还谈起了与重庆某媒体打民事官司的事。她说后来女儿来信要撤拆,她也同意,反正打不打这场官司都由女儿说了算。“别的父母给女儿留下许多东西和财富,我呢,留下一世臭名,太不值得了。后悔呀,不该跟着张君财,以为是条发财路,结果人财两空。世上没有卖的就是后悔药。”

  她一字一句地对看守所所长说:’我不是说恭维话,真的,我在看守所很好,想不到这里这么文明,这是我以前绝没有想到过的。”

  秦直碧望着窗外渐渐发白的天,呐呐自语:“天要亮了,我就要上路了。”

  全泓燕:“无论怎样,都无用了。”

  全泓燕虽没有秦直碧的莽撞,却有着更易出意外的性格背景。

  当全接到传票时,她面色苍白,声音颤抖地问法官:“我两个立功表现被认定没有?”法官不置可否回答,明天就知晓了,留给全一脸茫然、猜疑。

  全一夜沉默无语,晚饭未进一粒米。同舍犯好心地买来卤鸡爪,全也摇头拒绝。她木木地靠墙坐着,穿着一身白底黑碎花的棉质睡衣,脚上套着一双白袜子,屁股下还小心翼翼垫着一件旧衣服,似乎她与别人的不一样。

  全泓燕一夜心情很乱,一会儿要求翻找她的内衣,一会儿又提出要换袜子,弄得四个照顾她起居的女犯团团转,管房民警跑上跑下。

  全泓燕期期艾艾要求见王某一面。王某是全的前男友,在石桥铺某集团公司当部门经理。让全耿耿不能释怀的是,恰恰与王某分手后的晚上,她接到了张君邀她去长沙的电话,从此踏上一条不归路。

  警方拒绝了全泓燕的要求。呆坐的全泓燕是她把60多岁的母亲八个月来给她写的30多封信,一一抽出,细细阅读,边读边哭。读完以后,她将信纸揉成一团,请求用打火机烧掉它们。


本文地址:http://nhxzy.com/post/57.html
如觉得本文对你有用,请随意打赏